描写人物动作的句子

  • 描写人物动作的句子已关闭评论
  • 22 次浏览
  • A+
所属分类:经典语录
摘要

九九语录网收录“描写人物动作的句子”,属于句子大全,好词好句,正文部分内容她往窗玻璃上呵一口气,再用指甲蹭一蹭,一连串动作干净利落。下面随小编一起来看下“描写人物动作的句子”吧。

描写人物动作的句子

1、她小心地把菜放入嘴中,细细地品尝着。

2、她握住我的手,下下打量一番,轻轻叹了口气。

3、我又向前滑行,左右转弯,猛然停止,倒退滑行。

4、我的双脚冻得冰冷,简直快麻木了,双脚不停地跺着。

5、老师正专注地唱着,她的歌声真美,小朋友没有一个不认真听的。

6、她往窗玻璃上呵一口气,再用指甲蹭一蹭,一连串动作干净利落。

7、他瞪圆了眼睛,两只耳朵支楞起来了,细心地捕捉着每一个细小的声音。

8、约莫一二分钟之后,好容易剥得了些瓜仁的碎片,郑重地塞进口里去吃。

9、我把游泳圈一甩,“扑通”一声跳进了奔腾的湘江,像小泥鳅似的游了起来。

10、那声音又细又尖,好像从远处传来,打着嘟噜,好像微弱的电铃声,时断时续的。

11、宁佳音跑到跳高架的横杆前,又脚踏地,双臂猛摆,身体就像小燕子一样飞过了横杆。

12、我倒了盆水,先用毛巾湿湿脸,再打上香皂,用劲地抓呀搓呀,不一会儿就满脸香皂沫了。

13、听着老师这亲切的话语,就像听了柔怀蜜意的歌唱,又像久旱的禾苗适了甘露,心里舒坦极了。

14、狂风夹着大雨扑面而来,她使劲向前躬着身子,抓紧伞,进一步,退半步,踉踉跄跄地向前走着。

15、近了,更近了,组长终于来到他的身边,像一座泰山定在他面前,嚷道:“快交作业,快交作业!”

16、我把拖把在水池里涮了又涮,再拧干,然后弯下腰,前腿弓起,后退绷着,“哼哧哼哧”拖起地来。

17、我将搭在背上的书包拽下来,低着头,一步半寸地挪到老师跟前,头不抬,眼皮不跳,气呼呼地站着。

18、一个年龄和我差不多的小孩,像我当初头次进冰场一样,他趔趔趄趄,一个跟头;摇摇摆摆,一个**蹲儿。

19、文丽把脚使劲往雪地上一蹬,她那一头就翘在空中,我借助惯力,曲着双腿,往下一压,我这一头就伏下来。

20、轻飘飘的一根针,在我手里好像很重很重似的,每缝一针都让我费很大的劲儿,刚缝了几针就累得我开始冒汗了。

21、录音机里传出杨钰莹柔美、甜润的歌声,娇娇坐在沙发上细心地听着,她一动不动,边听边想,听得心驰神往,简直入了迷。

22、一个个小手冻麻了,冻红了,可谁也不叫冷,只是互相笑一笑,搓搓手,再呵呵热气,又喊着笑着,热火朝天地玩起自己的游戏来。

23、小辰穿着一双钉子鞋,在离沙坑十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。他注视着前面高高的横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然后迈出坚定有力的步子。

24、她把一叠馄饨皮儿都拿在左手心里,右手用筷子头挑一点馅儿,往皮儿里一裹,然后左一捏,右一捏,一只馄饨在我手中“诞生”了。

25、中午由于下雪,我不能回家吃饭了。正当我要写作业的时候,突然一个香喷喷的包子塞到了我的嘴里,我回头一看是小明正调皮地眨着眼看着我。

26、他“嘿嘿”一笑,表情是那样滑稽,又是那样神秘,猛然,他把头一扎,像一条滑溜溜的泥鳅从组长胳膊旁闪过,脚底像抹了油一样飞奔逃走了。

27、我们班的男同学大多数都人高马大,所以篮球运动就倍受我们男生的青睐,这不,体育课上,我这根“电线杆”自然也奈不住寂寞,要上去大展身手。

28、他一句一句地审阅,看完一句就用铅笔在那一句后面画一个小圆圈。他不是普通的浏览,而是一边看一边在思索,有时停笔想一想,有时还问我一两句。

29、小伙子跑得不错,已经从起跑冲刺进入途中匀速跑。他像一匹马驹昂头急奔:步幅匀称,步频紧凑,蹬动有力,腰肢放松整个动作显得优美而富有弹性。

30、伙子跑得不错,已经从起跑冲刺进入途中匀速跑。他像一匹马驹昂头急奔:步幅匀称,步频紧凑,蹬动有力,腰肢放松--整个动作显得优美而富有弹性。

31、看见冰场上的人,穿梭一般地滑来滑去,我的心激荡着,也急忙换上冰鞋,上场去了。开始的几步,多少有些荒疏了的感觉,转了几下之后,恢复常态了。

32、我先在锅里倒入少量的油,等油冒烟的时候,我赶紧把鸡蛋倒入锅中,只听见“嚓”地一声,鸡蛋在油锅里迅速泛起,它地边缘多像小姑娘裙子上的花边。

33、小姨将双袖向上一挽,裤脚也被卷到了大腿。她在小溪水里慢慢移动着,左脚轻轻地抬起一点,向前迈了一小步,右脚再慢慢拖向前,好像穿着千斤重的鞋。

34、广场上放风筝的人可多了,有站着放的,坐着放的,还有跑着放的。只见他们个个张口仰视,一手拿着线轴,一手拉着长线,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放飞的风筝。

35、她一看到洗衣台,两三下就爬了上去,得意地对我说:“你来背我吧!”我刚走到她身边,她一下扑在我怀里,我被扑得退了几步,差一点摔在地上,可她还吊在我的脖子上笑。

36、一群傣族少女姗姗走来,肩上扛着小纺车,手里提着小灯笼,紧身拖曳的筒裙在随风摇摆。她们的身材是那样苗条,步履是那样轻盈,仪态大方,好像一群美丽的仙子从天而降。

37、捉蝴蝶、打篮球,都是我们常见的活动,有的甚至是同学们亲自参加过的。但写起来却不具体。上述两段描写,由于作者观察仔细,把捉蝴蝶,打篮球的动作、神态写得栩栩如生。

38、刘姥姥到了荣府大门前石狮子旁边,只见满门口的轿马。刘姥姥不敢过去,掸掸衣服,又教了板儿几句话,然后溜到角门前,只见几个挺胸叠肚指手画脚的人坐在大门上,说东谈西的。

39、她把帽子扭了扭正,躬着背,低着头,眯着眼,双手做出捧东西的样子。这时,她停下脚步,不再东张西望,对着右边的一个地方目不转睛,猛然把手向水中一扎,将一条小鱼捧在手中了。

40、讨厌的“臭大姐”,竟这样旁若无人,莫非想破坏我的实验?我伸出手指重重地弹了它一下。谁知没有弹开,却惹怒了这位“臭大姐”,它立刻放出一股臭味,熏得我赶忙捂着鼻子跑回屋。

41、她拿起筷子,向一盘色泽鲜艳的菜伸去,轻轻夹起一片,用左手在筷子下方端着,小心翼翼跟随着筷子。本来筋脉突兀的手此刻一用力青筋更加明显。她小心地把菜放入嘴中,细细地品尝着。

42、我下班回来经过三楼时,看到一个黑影闪过,楼道里没有灯,看不清楚。只见那黑影闪到王爷爷家门口,把一件东西放在门前,嗬,原来是个小孩!我真想一把抓住那个人,可他身子一闪,从我背后溜了。

43、红灯拦路,车嘎地一个急停,车上的人们一齐倾向前方。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,拎着一个沉甸甸的大旅行包,臂弯里还有一个二三岁的小男孩,由于抽不出手来扶住,踉踉跄跄地跌向一个售票员身边。

44、说时迟,那时快。那个摔倒在地上的运动员,手一撑,脚一踮,猛地爬了起来。左脚尖顶住起跑线,膝盖一弯,稳稳地蹲着。两手就像两根木柱插在地上,整个身体微微前倾,那架势,就像一只起飞的雄鹰。

45、这世道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,不要参与评论任何人,做到心中有数就可以了。所谓盖棺论定的道理多简单,就是有人操之过急。谁也没有理论依据来介定好人与坏蛋,其实就是利益关系的问题。

46、她看见奶奶站起来,双手抓着锅盖向上揭。吃力地揭了几次,才稍稍揭开一条缝。一股浓烟从灶口冲出来,差点熏着奶奶的脸。奶奶随便用袖子拂了拂布满皱纹的脸,又摇摇头,自言自语地说:“老了,不中用啰!”

47、只见一个男同学走上台来,不声不响地摊开一卷白纸,提起饱蘸浓墨的毛笔,略微沉思一下,龙飞凤舞地画起来。随着毛笔的不断泻染,画纸上出现了一匹栩栩如生的骏马。它昂首奋蹄,显示出一股不可阻挡的巨大力量。

48、枪声一响,两个姑娘如离弦之箭,向前冲去。她们动作协调有力,在冰面上轻快地飞驰,仿佛两只飞燕,在紧贴地面飞翔,你追我赶,互不相让。最后,在教练员和观众热情的加油声中,两人几乎同时像一隈旋风冲过终点。

49、让爷爷带的那个暑假、似乎我还很小,小到难以明白爷爷的哀伤。那时个怎样燥热的暑假啊,空气中拨动着热气流的韵律,狗儿耷拉着脑袋伸着舌头,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拿着蒲扇用力的摇,看着啃着西瓜的孙女笑的一脸灿烂。

50、遇事不要急于下结论,即便有了答案也要等等,也许有更好的解决方式,站在不同的角度就有不同答案,要学会换位思维,特别是在遇到麻烦的时候,千万要学会等一等、靠一靠,很多时候不但麻烦化解了,说不准好运也来了。

51、十字路边有一个老妇人,略微有些驼背,胖胖的身躯,费力地打着伞在空旷的路上艰难地行走。狂风夹着大雨扑面而来,她使劲向前躬着身子,抓紧伞,进一步,退半步,踉踉跄跄地向前走着。他捧起杯喝了几杯酒,转身离开。

52、他弯着腰,篮球在他的手下前后左右不停地拍着,两眼溜溜地转动,寻找”突围“的机会。突然他加快了步伐,一会左拐,一会右拐,冲过了两层防线,来到篮下,一个虎跳,转身投篮,篮球在空中划了一条漂亮的弧线后,不偏不倚地落在筐内。

53、只有花掉的那部分钱才是真正属于你的财富,你就是家缠万贯,生时舍不得吃、舍不得穿,俩眼一闭,剩下的钱你知道谁花了才怪,冤不冤。还有那些省吃俭用的贪官,好好的高官不做,结果因贪返贫,一分钱没花着还搭上个人财产全部没收,惨不惨。

54、现在她继续向上旋转着,体育馆那灯光闪烁的屋顶,充满了她的视野。她好像正向着那繁星灿烂的高空飞去。当她凌空旋转了三百六十度的时候,她又屈起身子在空中作第二次旋转,观众被她转得眼花缭乱。天翻地覆。观众们欢呼着,惊叫着!观众席沸腾了。

55、小男孩灵活地把硬币投入投币箱里,“电动木马”开始启动,先向前倾,再向后仰,一前一后不停地来回摆动,小男孩玩得不亦乐乎。尽管这在很多人眼中,这是多么幼稚的游戏,但在小男孩看来,这已经是多么的快乐了。看到小男孩天真无暇的笑容,母亲也很欣慰地笑了。

56、智深也趁着酒兴,都到外面看时,果然绿树上一个老鸦巢。众人道:“把梯子上去拆了,也得耳根清净。”李四便道:“我与你盘上去,不要梯子。”智深相了一相,走到树前,把直裰脱了,用右手向下,把身倒缴着;却把左手拔住上截,把腰只一趁,将那株绿杨树带根拔起。

57、老人的双手很灵巧。一个泥人在他手里诞生,只要几分钟。看他又拿起一团泥,先捏成圆形,再用手轻轻揉搓,使它变得柔软起来,光滑起来。接着,又在上面揉搓,渐渐分出了人的头、身和腿。他左手托住这个泥人,右手在头上面摆弄着,不一会儿,泥人戴上了一顶偏偏的帽子。

58、张老师首先轻轻的拿起粉笔,然后慢慢地转过身,把右手高高的举起,放在黑板上,头对着同学们,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小朋友,安静了,张老师才转过头开始写字,过了一会,黑板上就有了四个醒目的大字,最后张老师抬起手。全身对着同学们,把粉笔放在粉笔盒里,开始上课。

59、一方的摔跤手采取声东击两的佯攻手法,使对方猝不及防,终揪住了对方,开始搏斗起来。不多久,双方就在他们的脚踢起的弥漫的尘土中格斗,这尘土几乎遮住了狂叫猛喊的观众的视线。哪一方滑跌在地或是双方同时倒地都不算,只有一方将另一方摔倒,举起他的身子,投掷在地,才算获胜。

60、虽然我们不是舞者,也不是研究舞蹈的人,但我们伴随着她的动作,也一起翩翩起舞!她忽而微笑,表现出她心中的喜悦;忽而悲伤,表现出她内心的痛楚;忽而沉思,表现出她心中有秘密;忽而害羞,表现出女孩的本质。在舞台上,他用四肢五官表现出舞的内容,她忘怀了观众,也忘怀了自己。

61、贾母这边说声请,刘老老便站起身来,高声说道:“老刘、老刘,食量大如牛:吃个老母猪,不抬头!”说完,却鼓着腮帮子,两眼直视,一声不语。众人先还发怔,后来一想,上上下下都一齐哈哈大笑起来。湘云滚到贾母怀里,贾母笑的搂着叫“心肝”。王夫人笑得用手指着凤姐儿,却说不出话来。

62、他顶着一条麻袋。走进一家小饭铺。他要了五分钱的一碗汤面,喝了两碗面汤,吃了他妈给他馅的漠。他打着饱隔儿,取下棉袄口袋上的别针,掏出一个红布小包来。他在饭桌上很仔细地打开红布小包,又打开一层写过字的纸,才取出那些七凑八凑地凑起来的人民币来,拿出一张五分票,付了场面钱。

63、那野人喝了酒,又听见自己已经获救,不觉精神为之一振,居然马上坐了起来。不料,星期五一听见他说话,把他的脸一看,立刻又是吻他,又是拥抱他,又是大哭大笑,又是大喊大叫;又是扭自己的两手,打自己的脸和头,继而又是高声大唱,又是乱跳狂舞,活像个疯子。他那样子,任何人看了都要感动得流泪。

64、李志强拿起一块石头,悄悄的走到小蜂窝旁,瞄准蜂窝一下子扔了出去,这下大石头正好打中蜂窝,他赶紧笑嘻嘻的跑了。过了一会,李志强一手拿着一块大石块,另一手拿着一把小石子,勇敢的朝掉在地上的小马蜂投掷小石头,把小蜂窝打碎了。见有马蜂往外飞就冲上去把手上的小石子扔出去,把马蜂们都砸死了。

65、古斯达夫像一个野蛮人在跳一个**舞,他张开嘴巴,眼睛炯炯发光,向前瞪着。草地上只有他一个,跳上跳下得象一个球,一忽儿用脚跟踏着跳,两条腿替换着踢飞脚,踢到头那么高,每一踢就发一声尖喊。接着他又腾空跳起,在空中转了一个大身,掉下来的时候,只停在一只脚跟上,随即象一个陀螺似的旋转起来。

66、从谈话开始,他一直是两只手盖住他右边的衣襟的角。当他拿手套作证时,他那两只长时间没离开衣襟角的手掌已是满是汗水。“这是他的致命处!”少剑波心里想,所以从开始谈话,少剑波并没有看这家伙的眼睛,而是不住地用眼瞟着他那僵直不正常的两只手。少剑波越看,这家伙越盖得紧,甚至偶尔有点微微的抖动。

67、“你个死丫头,我供你吃供你穿,你考个几十分还好意思回来见我!”说着,奶奶拿起一根木棒子,一手将我抓住。往客厅中间拖去。我死命抓住门把,不愿松手,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,她见我不松手,操起棒子打向我的手。终于,我的手松开了,被奶奶拖到客厅中间。她大声喊道,“你给祖宗们跪下,你对不起祖宗啊,你个不孝孙。

68、他习惯地抖了抖两臂,轻轻地摆了一下头,满怀信心地走到单杠下,“嗖”的一下跳厂上去,接着便是一连串的高难度动作。只见他腾空跃起,又轻捷地抓杠。观众惊呼未定,他突然将双手一放,身体高高抛起,在空中翻了三个跟斗,然后飘然落下,两脚钉子般地落在垫子上,双手高高举起,纹丝不动。“好!”掌声和欢呼声响成一片。

69、西凉兵来得势猛,左右将佐,皆抵当不住。马超、庞德、马岱引百余骑,直入中军来捉曹操。操在乱军中,只听得西凉军大叫:“穿红袍的是曹操!”操就马上急脱下红袍。又听得大叫:“长髯者是曹操!”操惊慌,掣所佩刀断其髯。军中有人将曹操割髯之事,告知马超,超遂令人叫拿:“短髯者是曹操!”操闻知,即扯旗角包颈而逃。

70、忽然有一股青烟从嘴唇中央一个小小圆窟窿里直往外跑,随即散开,又向空中疏疏落落慢慢地挥发,变成了许多不整齐的灰色线条,一层透明淡薄的雾气,一些极象蜘蛛丝样的气体。偶然间,她举起一张张开的手,搅散那些清淡而又最静止的余痕;偶然间,她又伸起食指突然一下去划开它,然后十分沉着地望着那两段慢慢消散不可捉摸的气体。